随便看看  |  增加主题  |  我要点评  |  搜索

你这个禽兽

2018-09-29 14:33    发布者:admin    评论:0    浏览:93
“思思,楼上VIP1号。”领班将一瓶红酒放在莫思思手中的银色托盘上,“打起精神来,今天宋总在和一个重要客户谈生意。”莫思思轻轻的点了点头,往楼上走去。她当然知道VIP1号里面的是宋总,因为那是他在东城国际的指定包厢,别人是不能占用的。

“思思,楼上VIP1号。”领班将一瓶红酒放在莫思思手中的银色托盘上,“打起精神来,今天宋总在和一个重要客户谈生意。”

  莫思思轻轻的点了点头,往楼上走去。

  她当然知道VIP1号里面的是宋总,因为那是他在东城国际的指定包厢,别人是不能占用的。

  说起东城国际,真可谓是人间天堂,当然,这仅仅是有钱人的天堂。像她这种穷人,也只能为了那份可观的薪水,在这里为有钱人服务。

  而能在全城顶尖的会所里拥有这样一间专属包厢的人,自然也不是寻常人物。

  VIP1号的所有者就是中天建设的总裁,宋霖枫。

  他是个神一般的存在,二十岁就掌管家族企业,用了还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公司上市,使中天建设由一个地方企业,成为全国行业的先锋。

  莫思思心里正胡思乱想着,就已经来到了VIP1号的门前。

  她一手托着酒盘,一手轻轻的推开门。

  里面的男男女女正聊得起劲,没有人注意到莫思思的存在,这也正是她想要的效果。

  莫思思熟练的将红酒打开,放在茶几上,然后低着头站在一边。

  “杵在那儿干嘛,还不过来倒酒?”一个满脸横肉的秃头,一脸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“是。”莫思思利落的回答道,她跪在茶几前的垫子上,把玻璃酒杯排成一排,将酒依次的倒进去。

  倒完酒,莫思思没有起身,而是继续跪在垫子上,等候客人的吩咐。

  她辛酸的想想自己下个月的房租水电费都还没有着落,而这些人真的是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。

  几个人拿起杯子,为首的一个优雅的举起杯子,对着秃头说,“钱总,就按照我们之前谈妥的,明早我们就签合同,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我先干为敬。”

  秃头脸泛红光,哈哈大笑起来,“宋总果然爽快,那我也干了。”

  说完,他一仰头,一杯酒便下肚了。

  秃头放下酒杯,又不悦的大叫起来,“我说你愣着干嘛,还不快给宋总倒酒。”

  “是。”莫思思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她抬头看向那个隐在黑影里的棱角分明的侧脸,她知道那个就是宋总,也听的出他低哑的声音,但是,包厢里的灯光总是那么昏暗,她永远都看不到他的脸。

  宋霖枫的杯子离着莫思思有点远,她用膝盖跪着向前挪了几步,将他的酒杯斟满,然后又将秃头的酒杯也斟满。

  看样子这个秃头就是宋霖枫今晚的重要客户了,只是这家伙好像看自己很不爽呢,已经吼过她两次了,还是小心点比较好,可千万别出什么差错。

  “哟,宋总,这妞儿不错哦。”秃头大声笑起来。

  “钱总既然喜欢就把她带走,今晚我买单。”冰冷的声音,不带一丝情感的从宋霖枫口中发出,仿佛跪在眼前的女人就是一个任由男人把玩的物品。

  莫思思把头压得更低了,像这样的情形她见多了,没有办法,为了生计也只好忍气吞声了。

  秃头把头转向莫思思这边,“陪你哥哥我一晚上怎么样,要是把大爷伺候爽了,包你哥一年半载也不一定,总比你跪在这儿当服务员要强。”

  旁边几个人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这下秃头钱总更来劲了,他拿出钱包,从里面掏出一沓子百元大钞,从莫思思的衬衫衣领处塞了进去。

  莫思思猛地抬起头,这样的情况她是第一次遇见,不过这也是她最后的底线。

  那只咸猪手临出来的时候,还不忘在她胸前的嫩肉上掐了一把。

  “哎哟,挺软的吗,看来不是人造的。”秃头钱总淫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目光始终锁在莫思思的身上。

  “钱总,对不起,您的小费太多了,我不能手。”莫思思从衬衫里掏出那一沓钞票,放在桌上。

  “呦呵,爷给你钱那是看得起你,少在这儿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钱总拿起那一沓钞票,重重的摔在茶几上,“啪”的一声,就好像一个耳光抽在人的脸上一样。

  “钱总,我只是个服务生,负责端茶倒酒,要是您想消遣的话,我可以帮您去叫领班,让她给您推荐几个更漂亮的。”莫思思不卑不亢的说道,反正已经到这个地步了,她是说什么都不能超越自己的底线的,大不了卷铺盖走人,中国那么大,还找不到一个养活自己的工作吗?

  钱总冷笑道,“哼,服务生?真是可惜了这伶牙俐齿。没关系,只要是这个东城国际的人就成,在这儿还没有我摆不平的事儿。”

  说完,钱总就上前一步扣住她的手腕,把她从地上拽起来,按在沙发上。

  面前都是秃头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,这让莫思思彻底的意识到,她完了。

  莫思思拼命的挣扎,但是在钱总肥胖身躯的压制下却也无济于事。

  胸前一片冰凉,是衬衫被撕开了。

  莫思思一边挣扎,一边向周围看去。

  那些个男男女女,衣冠禽兽,竟然都兴致勃勃的等着看现场直播,莫思思只觉得彻骨的寒冷,一条人命在他们眼里,竟然草芥都不如。

  最终,她的目光定格在了茶几上那瓶还剩一半的红酒上。

  莫思思拼尽全身力气,挣扎着抽出一只手,抓起酒瓶拍在了钱总的猪头上。

  “啊!”随着钱总一声惨叫,猩红的液体从他的头上留下来,分不清是血还是酒。

  “钱总,你还好吧。”

  “快送钱总去医院。”

  包厢里一下子炸开了锅,大家七手八脚的把钱总抬出去,只留下呆在原地,手里还拿着半只碎酒瓶的莫思思。

  “宋总,是我管教不力,让您受惊了。”闻讯赶来的领班,连忙的赔着不是。

  莫思思这才缓过神来,她抬起头来,看到宋霖枫原来并没有走,而是一直站在门口。

  “把她交给我来处理,这儿没你们的事儿了。”宋霖枫冷冷的开口,他的声音冷的让莫思思打了个寒战。

  “是。”领班唯唯诺诺的回答着,临走的时候还识趣的带上了门。

  惊魂未定莫思思感觉到一个阴影正在慢慢的向她靠近,宋霖枫高大的身影逆着光,他的脸隐在黑暗中,依然看不清,可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令人窒息的寒冷,无时无刻不在告诉着莫思思,这个男人很生气,很危险。

  “你、你别过来。”莫思思举起酒瓶,指着宋霖枫说道,可是,她的手还是因为害怕而不停的颤抖着。

  “贱/人!”一个响亮的耳边落在了莫思思的脸上,一阵腥甜在她的嘴里蔓延开来,她的身子重重的倒在地上,耳朵里嗡嗡作响,脸上火辣辣的疼,手中的酒瓶咕噜噜的滚落到了一旁。

  紧接着,宋霖枫扯着她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拉起来,那力道大的几乎要把她的头皮扯下来。

  莫思思睁开眼,终于看到了一双眼,那双眼睛很漂亮,斜睨的时候足以魅惑天下,颠倒众生,可是,此时,这双眼中却透出一股足以让人彻骨的冰冷。

  他修长的手指紧捏着她的下巴,将她巴掌大的小脸微微抬起,借着昏暗的灯光,仔细的端详着她的脸。

  “东城国际竟然还有这样的好货色,当服务生真是可惜了。”

  还没等莫思思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,宋霖峰就把她按倒在了沙发上。

  他的指尖传来了冰冷的温度,让莫思思瞬间清醒,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处在比刚才更加危险的状态之下。

  是继续强硬的反抗,宁可玉碎不能瓦全,还是委曲求全,苦苦哀求,以求自保?

  莫思思选择了后者,在这个地方五年,她见过的类似的场面太多,来硬的是肯定不行的,这些人随便动一动手指头都能把她捏的粉身碎骨。

  “宋少,我错了……”莫思思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卑微一点,楚楚可怜一点,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做不到,人的性格或许就是天生注定的,这个低声下气的说话,她实在是做不到,话说到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  就算声音能够骗人,可是,她的眼睛却是骗不了人的,她的眼中写满了害怕,她是真的怕了。

  可是,面前的男人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,继续饶有兴味的看着她,就像是在把玩一件新鲜的工艺品。

  “刚才还张牙舞爪的像个小野猫,怎么现在这么老实了?”宋霖枫嘴角噙笑的调侃道。

  莫思思身体微微颤抖着,用微不可闻的声音,说道,“宋少,您要想让我陪您我无话可说,只是别让我这贫贱的身子白白扫了您的兴。”

  宋霖枫勾了勾嘴角,笑道,“放心,我可不像钱胖子一样,随时随地都会发情。”

  听他这样说,莫思思的心竟然稍稍放了下来。

  看到她稍稍放松的表情,宋霖枫随即笑道,“不过,你这身体可是一点都不贱,放心,我会给你一个合理的价钱。”

  下一秒,他的手已经来到了她衬衫的纽扣处,不慌不忙的一颗颗解开它们,他的眼睛始终盯着莫思思,在他的眼中,她就像是一只在他利爪下垂死挣扎的猎物。

  莫思思再也无法故作镇定,她开始拼命的挣扎,叫喊, “放开我,你这个禽兽。”

  “真是吵死了。”宋霖枫将她拖到茶几旁的地毯上,然后开始解皮带,“你要知道,我把你留下来是救了你,刚才你把钱胖子打成那样,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,搞不好你一出东城国际的大门就会被人强-奸,而且还不止一个。我本来还想怜香惜玉来的,但是看你现在这幅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样子,我还真是不能心软了。要知道,我能找上你,那是你的荣幸!”

  莫思思才不敢他那套歪理,她开始拼命尖叫,奋力挣扎。

  宋霖枫索性直接用皮带将她的双手绑在茶几柱子上,莫思思只能两条腿徒劳的乱蹬。

  宋霖枫在一旁不慌不忙的脱着衣服,“我一向都很怜香惜玉的,只可惜,有些贱/人不识时务,可就不能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

  紧接着,撕裂的剧痛让莫思思彻底清醒,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,她也知道自己此刻正在经历着什么。

  “禽兽,你放开我。你给我住手,我要杀了你!”

  那半截酒瓶就滚落在她的手边,如果不是双手背束缚,莫思思真的很想拿起酒瓶在宋霖枫的身上狠狠的戳下去,将他千刀万剐。

  “哼,怪不得刚才反抗的那么激烈,原来真是个处女。”

  这句话在宋霖枫的口中说出,带着一丝嘲讽,可是,那却是莫思思精心守护的最美好的东西,就这样轻易的被眼前这个恶魔摧毁。

  “我求求你,快停下来。”莫思思几乎是哭着哀求你道。

  “现在知道求饶了,晚了,咱们现在只能继续,这可是你的第一次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好好享受吧。”宋霖枫冷笑着,摸了摸她肿起来的那半边脸。

  “去死吧你,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!”莫思思双眼通红,声音嘶哑的骂道。

  “我猪狗不如?那看来你是更喜欢老钱那只又老又肥的猪喽。”宋霖枫猛地向前挺进。

  莫思思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,“是,我宁愿是他,我宁愿是任何人,只要不是你!”

  宋霖枫眼睛微眯,嘲笑道,“是么,只可惜你现在没得选了!”他索性一冲到底,狠狠给她点厉害尝尝,看她还嘴不嘴硬。
0 顶一下
如果您要进行评论信息,请先 登录 或者 快速注册 。
评论总数:0

网友评论